飞速直播屋

欢迎您的访问!

TAG标签

飞速直播屋

当前位置:首页 > 专题新闻 > 正文

专题新闻

音讯类节主意“说”与“播”

文章出处:飞速直播屋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   发表时间:2021-10-08

  不过,自从1998年鲁豫的《凤凰早班车》开播后,她的“说新闻”引起了观众很大的兴趣,尔后一些电台、电视台的新闻节目主持人开始效仿,于是乎“说”的理论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”,一时议论纷纷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以下是一家之言,仅供参考。

  在人与人的交际中,“说”是人们交流、沟通、传播意念、情感、态度的表达样式之一。“说”一般情况下是没有文本依据的,属于口语范畴,有时对语境的依赖性非常强。而“播”并不是人际交流中的语言传播样式。在人际交流中找不到“播”的痕迹。“播”是大众传播的产物,但在人际传播中的“念”和“读”是存在的。“念”和“读”有一个重要特质--以文本为依据,使它们和“说”既在同一个语言传播样式中而又各有各的领地。所以我们可以认为:说与播不过是语言传播样式的不同,乃是同根生。

  张颂教授对有中国气派的播报的语言样态做过如下概括:“字正腔圆、呼吸无声、感而不入、语尾不坠、语势稳健、讲究分寸、节奏明快、语流晓畅。”播报的声音形式理应与稿件风格相一致,消息语体本身很强的“书面语”特点决定了“播报”的语言样态的规定性。同时,无论从新闻信息传播的角度,还是从受众获取新闻信息的角度,播报的“准确、清晰、迅速”是传播者也是受传者的共同要求,而“播报式”的语言样态恰能较好地体现这种要求。

  播新闻是一种传统,是我们专业的中坚。新闻的“播”是由新闻文体决定的,要言简意赅,庄重大方,态度鲜明。“播”是不以“我”--第一人称出现的。“播”以事实为原点来得工整、来得权威。“播”者有情乃融个人之情于国家之情、民族之情、人民之情。

  首先,“说新闻”的目的是为了缩短传受双方的距离,通过主持人这个“中介”使受众对新闻信息的接受和理解更加便利,从而优化消息的有效传播。

  其次,“说新闻”的表层特点为口语化色彩较浓的“告知”式的传播,而非“报告”式的传播。“给予感和交流感强,语调自然。

  第三,无论是“说新闻”还是“讲新闻”,其深层特点都是对新闻进行解释、说明、补充和稍加分析的信息加工,从而使受众更容易理解和接受。“说新闻”给人的亲近感、贴近感不仅仅是声音形式上的亲切,更主要的是这种方式能够为受众接受新闻灵活地提供引导和服务。这是让人感到亲切的深层原因。

  当前,有一些台的消息类节目主持人开始了“仿效”或对“说新闻”的重新尝试。在这个过程中,当然有做得好的,但也确实存在“随意化”、“个人化”、“非新闻性”的误区。其主要表现为:

  一是片面地以“语速快”为“说新闻”的“重要标志”。现在的新闻播报速度,早已从60年代的180字/分钟,提高到280字/分钟。理论和实践都告诉我们,语速的提高不是随心所欲“想当然”的事,也并非“越快越好”,对此要尊重客观规律,要有科学态度,而不能把它当作赶时髦的事儿。没有对新闻价值的深刻把握,没有语言表达的功夫,只是不管不顾地一味“开快车”,就成了机械地“蹦字”,不仅听着紧张,而且新闻的信息量非但不会增值,反而会大大损耗,影响新闻准确、高效地传播。

  二是无限地夸大“口语化”的风格,把随意调侃的所谓“个性化”当作“说新闻”的“真谛”。用日常不经加工的罗嗦结巴的口语混充新闻口语;加上对主持人的“个性化”的模糊认识,甚至把“痞子味”浓重的粗俗口语当作贴近受众的法宝。这种倾向脱离了新闻消息类节目的固有特征,不符合受众对新闻的接受习惯。

  因此必须强调,在“说新闻”中要特别注意防止“为说而说”的形式主义和庸俗化倾向。“说新闻”的信息加工、语言加工应从以下两个方面入手:

  1、从帮助观众理解、开阔视野、引起兴趣的角度出发,为每一条消息寻找“切入点”,补充有关的背景资料,必要时加入自己的评议,设计出新的导语和串联词,但不应离开新闻“真实、客观”的本质特征。

  2、以自己对消息的把握和便于受众接受的方式,重新组织语句,用有书卷特色的精练而生动的口语“讲述”消息内容。这样做,语言量比原稿有所增加,要注意控制话语的冗余度。只在必须提供背景、增强贴近性时融入有关的信息,谨防罗嗦累赘。五、“说”“播”能力融合的可能性“说”、“播”作为语言表达样式同是一种能力,只不过侧重点不同罢了。新世纪的广播电视传播需要的是说播结合、说播融合的综合能力。“说”在广播电视节目中是在充分准备的前提下进行的。节目前,说什么、怎么说、话题可能涉及的方方面面、如何提问、如何评议、怎么开头、怎么结尾都应该想得细一些。当然,充分准备不是一成不变

  。评议“说”得如何,第一个层面是思路是否清晰,第二个层面是点评是否得当,第三个层面才是语言是否精彩,说得潇洒自如。“说”不但要有充分的准备,同时,每个层面的转换、连接都是具有实时性和灵活性的,这是“说”的长处。

  “说”一般求其鲜活,求其出其不意。“说”比较平和,可以优化传播环境,提高传播效率,易于与受众融合。因此,“说”一步入新闻传播就引起了业内人士的关注。

  另外,“说”的语言结构比较松散,不经济。目前我们看到的“说新闻”,一般“说”不到新闻本体上,至多是在串联词和导语上说一阵儿,而新闻本体仍然以播报为主。我们追求的是接近灵活、庄重大方、严谨工整的语言风貌。在这方面“说”“播”结合提供了可能。“说”与“播”的区别,关键是一个无稿一个有稿。“说”与“播”在新闻联播中正在融合,这是新世纪广播电视语言传播的基本趋向。

  总之,新闻类节目中的说播结合是好事,是发展方向,但各地在学习时应结合自己本地的特点,不要“东施效颦”,“形而上学”。说与播是不同的语言传播表达样式,都是为传播内容服务的。不能只在形式上做文章,变个手法可能新鲜三五天,长久的变革还是要在内容和形式的不断创新中达到统一和谐。

热点内容

友情链接

LINKS

网站地图 XML地图 txt地图 TAG标签

dgztlw.com 飞速直播屋